一季度50城新房成交创新低 多地出台楼市提振措施


由于8个月大的猫具有攻击性,因此很难对它们进行常规的鼻腔清洗。为了避免可能的伤害,研究团队收集了这些猫的粪便,并在安乐死后检查它们器官中的病毒RNA。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现有的两个P4(生物安全等级四级)实验室之一,另一在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这项研究中的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验均在P4实验室中进行,获得中国农业农村部的批准。动物研究和动物福利方案由中国农科院动物实验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

然而,除了接种了CTan-H的雪貂鼻甲检测到低拷贝数外,没有在任何其他组织或器官中检测到病毒RNA。

以上研究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兽医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研究团队。他们研究旨在弄清楚一些问题:正在广泛传播的新冠病毒会传染给其他动物物种,从而成为感染的“蓄水池”吗?新冠病毒感染在人类中有多种临床表现,从轻微感染到死亡,那么在其他动物中是如何表现的?随着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开发的努力,哪些动物可以最精确地用于模拟这些药物或疫苗对人类的效果?

粪便呈病毒RNA阳性的接种病毒猫在第11天实施了安乐死,接种病毒猫的软腭和扁桃体,以及病毒暴露猫的鼻骨、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病毒RNA,表明猫之间发生了呼吸道飞沫传播。

由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幼猫的组织学损伤。

研究团队认为,这些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雪貂的上呼吸道复制,但没有检测到在其他组织中的复制。

新冠病毒在幼猫中的复制和传播。

钟南山1979年至1981年间在爱丁堡大学医学院进修,2007年获得该校荣誉医学博士学位。

经气管接种了CTan-H的雪貂脏器中病毒RNA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