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籍确诊患者咬伤 女护士排除艾滋和肝炎感染风险


“疫情下,在德国,虽然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戴口罩的重要性,但是大家却成了‘洗手狂魔’。”小莫(化名)说,最近,他一天最多洗过25次手,每次都要洗够唱两遍生日歌的时间。

网球场前张贴的告示称,为对抗新冠病毒,体育设施禁止使用。受访者供图

“二战以来德国最大的挑战”

小莫就是这3.4万人之一。

“医疗体系不崩溃,我不会回国”

达姆斯塔特工业大学目前处于封闭状态,学校人员稀少。受访者供图

小莫说,之所以目前没有选择“跟风”回国,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他对德国的医疗体系还比较有信心。“只要医疗体系不崩溃,我可能不会考虑回国。”另一方面,从达姆施塔特回国,需要从法兰克福转机,“这一路上感染风险还是非常大”。

“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我无法如愿毕业”

跨地域交通备受影响。3月16日晚,德国宣布管制欧盟境内境外出行,航班大面积取消。

德国超市中,售卖卫生纸的货架空荡荡。受访者供图